Screen Shot 2022-08-20 at 12.52.35

Cultures Explained | 文化解密

中文谈世界

By: Saad Lahrichi(赖思德), Jordan Knight(艺晴), Mentemir Nooruzbaev(明捷) and Faith Ho (何健颖).

四个来自不同国家的国际学生,从他们的视角讲述了与自己国家相关的文化或是社会现象,希望可以让中文读者产生一些思考。

中摩人口政策与生育观念

   因为中国的人口越来越多,所以1979年的时候,中国政府实施了独生子女政策。我刚知道这个政策觉得很奇怪,因为在我的国家,生多少孩子都可以。然后,我了解到,中国有这个政策是因为如果中国人口太多,每个人就都没有足够的资源。然而,实施这个政策之后中国发现了一个新问题:老龄化。所以,2016年的时候,政府实施了两孩政策,鼓励人们生更多孩子。而5 年后,中国的老龄化问题仍然存在。因此,政府又实施了三孩政策。

    为了了解中国人关于这个问题的看法,我采访了一个中国同学。据她说,三孩政策是对之前生育政策的一些修改和补充。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政府就提出了一些计划生育政策来控制人口。虽然说后来的人口被控制住了,但是也出现了新的问题,比如生育率不足。虽然说前几年开放二胎政策,但是生育率并没有显著增长。所以就有了现在的三孩政策。然后,我问了她造成三孩政策的最根本原因是什么。她说由于之前生育政策缺点逐渐显现,所以需要用新的生育政策来弥补之前的不足。她觉得最根本原因还是新增人口不足,老龄化问题开始突出,因此专家还推测之后中国人会慢慢变少。

    我问了同学觉不觉得执行这个政策以后人们就会生第三个孩子。她觉得不会。据她说,因为现在人的素质越来越高,大家是不愿意生孩子的。尤其是现在提倡女性独立。她也说在中国,女性在面临生育问题的时候会遭到一些不公平对待,不管是从工作上还是家庭上。对于女性来说,生孩子的代价越来越大。而且生孩子不仅仅会对身体造成伤害,也可能产生心理上的伤害。所以她觉得哪怕政府开始实施这个三孩政策,生育率也不会有很大的提升。最后我想知道怎样才能有效解决老龄化。她的回答是三点:第一点是提高大家的生育意愿,第二点是保障女性在生育方面的权利,第三点是完善养老制度,因为解决了老年人的养老问题,年轻一代人才更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虑生育问题。

       我以为中国和摩洛哥是很相似的国家,因为我们两国的文化有很多一样的地方。但是在生育这个问题上,我们很不同。在摩洛哥,有很多女人住在家里,没有工作。她们的工作就是生孩子然后照顾孩子。这是为什么到老年的时候摩洛哥女人甚至可能有10个孩子。但是我认为现在的摩洛哥女人的想法很不一样了,越来越多的女人想独立,有她们想有的工作,也不想生孩子。我觉得对于女人,生孩子是一个普遍的问题。摩洛哥的人口只有3600万,但是如果越来越多女人不想结婚和生孩子,到2050年,摩洛哥就可能有老龄化问题。中国给我们示范了这类问题需要长期规划。所以摩洛哥必须现在开始研究人民生活选择的这种转变,以便发现针对“老龄化”的有效解决方案。

作者简介

Saad Lahrichi(赖思德)是DKU大三的学生,他的专业是数据科学。他的爱好是看足球比赛,读新闻, 跑步。思德在上中文301课的时候写了这篇文章,选这个话题是为了使用关于独生子女政策学的内容。

女人一定是美丽的,男人一定是帅气的吗?

 当今美国,媒体对人们对外貌的看法有很大的影响。如果在十或二十年前,人们会认为“美丽” 只能用来形容女性,而 “帅气”只能用来形容男性。你也许会觉得这两个词语有“性别”,那我们应该如何消除词语的“性别刻板印象” 呢?媒体能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并且给 “美貌”一个更开放的定义。

    在美国的一些大型晚会,主办方会邀请最有名的明星来参加。这些名星包括超级模特、演员、歌手等等,通常是一些知名品牌的代言人。他们会穿很华丽的衣服,但往往只穿一次。这听起来很浪费,但是华丽的衣服更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通过华丽的服装来夺人眼球固为重要,但是考量穿着这些衣服的场合和环境更重要。明星参加的大型晚会和普通晚会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这种晚会往往会吸引知名媒体的关注,他们会将晚会作为一个新闻发布到公共平台上。即便晚会的参会者只是少部分知名人士,但是通过媒体的报道,所有人都可以看到晚会上的情况。这种媒介的效应直接把明星放在了大众舆论的压力下。有些明星会在这样的压力大的情况试一试破坏性别规范。媒体发布的图片和影像可以让大众看到这些明星的与众不同,但其实 ,每个人都可以穿的与众不同,就像明星一样。

    涂指甲油的男生是另一个例子。小时候大家都觉得涂指甲油是属于女性的一种特权。如果男生涂指甲油,不少人会对他产生偏见,一个涂着指甲油的男生,也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但是,现在很多的男人都会涂指甲油。我觉得这就是改造性别规范的开始。比如,我今年暑假打工的时候看到一个七岁的男孩子涂蓝色的指甲油。我问他为什么他选择涂指甲油。他回答说因为他喜欢蓝色,所以就涂指甲油,没有别的原因。虽然男人涂指甲油也不是一个少见的事情,但是我以前觉得大部分涂指甲油的男性是青少年到二十几岁的男性。如果我以前看到一个涂指甲油的小男孩子,我会觉得是他的姐妹给他涂的,没想到是他自己涂的。那时候我觉得他这么小却有一个很开放的个性,我应该跟他说他很酷。

    刚刚我举了男性挑战性别规范的例子,但是女性也在面对一些性别规范的转变。比如,十年前女性参加正式活动的时候必须穿裙子。但是,现在的正式场合则不一样,女性可以穿比较舒适的衣服。虽然绝大多数的女性还是穿裙子,但是穿裤装的女性也不在少数。我觉得女性穿裤装在2016年暴热。在美国的2016年的总统选举中,希拉里克林顿是第一个女性的总统候选人,她每次参加总统辩论都穿一套裤装。正因为她是第一个女性的总统候选人,大家不知道她应该穿什么。如果在以前,她以第一夫人的身份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是穿裙子的,那么她竞选总统的时候也应该穿裙子。她后来给大家解释了为什么选择穿裤装而不穿裙子。她说穿裤装让她有权力的感觉。她跟男性候选人站在台上的时候想让大家知道他们要在平等的基础上比。后来,她的支持者,特别是女性,开始穿裤装,因为觉得穿裤装会给她们权力的感觉。

    现在大家对于美貌的定义没有一个共同标准,“美丽” 和 “帅气” 也不再有性别上的区分,性别规范正在逐渐转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观的看法,而媒体可以让我们看到更多的观念。这不仅能让平凡人勇于做舒服的自己,也能让社会对“美貌”的定义更加多元。

作者简介

Jordan Knight(艺晴)是DKU的一名大二学生。她的专业是全球健康-生物。她喜欢听音乐,看中文剧,和练体操。她觉得美国的外貌标准越来越开放,所以在周老师的中文401课上写了这篇文章。

俄罗斯的同性恋人

    随着现代社会越来越开放,世界上的国家都变得更民主了,因此民众的观念也随着社会的进步变化。一百年以前被认为是不道德的行为在现代世界中可能是普遍现象。现代社会中,民众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同性恋爱、未婚同居、婚前性行为、婚外性行为等行为。在俄罗斯,民众的婚恋观念也发生了改变。

在西方文化的影响下,年轻人的观念被慢慢改变。俄罗斯的年轻人较为支持新兴的观念,而父母辈则持反对态度。三十年以前,在苏联的法律里规定,同性恋爱和同性婚姻是违法行为,所以我们的父母辈特别反对同性恋。而在现在的俄罗斯,同性恋不再是违法的,但是有关同性恋的宣传仍然是违法的。

    上个月,在一档电视节目中,两个男性演员在舞台上接吻了,不过他们只是演员在扮演他们的角色。但是这件事情在俄罗斯社会里讨论得沸沸扬扬。政府官员想把那个节目禁播,并且让媒体以消极的态度介绍关于同性恋的新闻。在政府与媒体的影响下,如果两个男性在路上牵手逛街,他们可能被毒打;老板会开除同性恋员工;在大部分民众信奉伊斯兰教的地区,同性恋者有可能被杀。在俄罗斯,同性恋群体的权利很小,因此很多同性恋者不得不移民到国外,大部分人移民到了美国和欧洲国家。

    因为同性恋在从前被认为是一种犯罪行为,所以全民认为同性恋是违法且不道德的。现在我们社会越来越民主,但是大部分人还是觉得同性恋是奇怪的。所以俄罗斯的同性恋人还遇到很多困难。我希望有一天,俄罗斯的同性恋群体不再遭受迫害。说到底他们也是人,他们和我们的权利和自由是一样的。人们不应该批评他们的性取向。我认为无论性别,每个人有自由恋爱的权利。

作者简介

Mentemir Nooruzbaev(明捷)是DKU的大一学生,来自俄罗斯。他的爱好是学习语言。

捞鱼生

 “捞啊!捞啊!发啊!发啊……”, 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地区,这样的呼喊在农历新年是在每条大街小巷的熟悉声音。当我来到昆山杜克大学时与中国同学交流交流后才发现,许多中国大陆朋友以为马来西亚的华人也和他们一样,过年一定要包饺子或吃火锅。但是在几乎每个马来西亚华人的眼中,捞鱼生是我们过年最有特色庆典。

    捞鱼生常常被称为“捞生”(广东话:lou sang)或“鱼生”(yee sang),是南洋一带的民间传统年俗之一。据中国烹饪协会所说,鱼生来自中国广东,然而,中国却没有过新年吃鱼生的习俗。而且,广东的鱼生与南洋的鱼生非常不同。现今南洋鱼生的来源引起过许多争议,有些人说鱼生是新加坡上世纪60年代的饮食界四大天王(谭锐佳、冼良、许国威、刘育培)改良了颜色单调的鱼生配料,成为独特的酒楼年菜;一些人则认为鱼生是马来西亚芙蓉的“陆祯记”餐馆在40年代引进“冈州鱼肉面”,再改良创新后,研发出大马社熟悉的“捞生”。以前,马来西亚华人都是在大年初七(人日天),聚合一家大小,进行“捞鱼生”的仪式。但实际上,在过年前,市场上就已经出现“捞鱼生”了。而且,“捞鱼生”的活动可以持续到元宵节,也就是大年十五。

    鱼生是以三文鱼等生吃的鱼肉条为主食材,搭配腌姜丝及各种有颜色的蔬菜丝及水果丝,如青红椒、青木瓜丝、西芹、红白萝卜丝、和腌海蜇丝等。这一堆堆的蔬菜丝会预先排列在一个大圆盘子中,然后洒上白芝麻、花生碎、五香粉及胡椒粉,再淋上麦芽糖及酸柑汁。新年捞鱼生的仪式非常讲究。每种鱼生都会有非常吉祥的名字,如最普遍的“七彩鱼生“、”发财鱼生“、”富贵鱼生“或”丰收鱼生“。另外,在倒入食料时,服务员或负责人会喊道个个材料的寓意。例如,生鱼片象征年年有余、红萝卜丝象征鸿运当头、花生与饼干脆皮象征黄金遍地、酱汁象征甜甜蜜蜜等。然后捞生时,大家都会站起来,拿着筷子将大圆盘里的食材高高的夹起,边喊各式各样的贺年词句,如万事如意、生意兴隆、一帆风顺等。这是因为我们相信越捞越高,以示步步高升。整个仪式过了,食料会撒得满桌都是,这也象征新年愿望非常“高远”。剩下的鱼生,每人一定要夹一份,预示新的一年会“年年有余”。

    我认为,捞鱼生不仅是一道带有吉祥意味,祈求新年好运,发大财的菜式,而且更是一个团圆家庭的仪式和传统。

作者简介

Faith Ho (何健颖)是一名昆山杜克大学政治经济专业的大一学生,也是《交集》的编辑之一。来自马来西亚的首都吉隆坡,她想与昆杜家庭分享身为个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华人的体验和文化。她平时爱喝奶茶、听邓丽君的歌、烘培和讨论文化有关的事。

Editor | Xinyue Wang  Sichang He  Wenting Ji

Layout | Lexue S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