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高端访谈 | Top Interviews

杜克访谈之Economics

Guests Information: Guests: Professor Charles Becker Professor Edward Tower Professor Charles Becker Associate Chair, Director of MA Program, and Research Professor of Economics Specialties: Development Economics Full Profile: http://econ.duke.edu/people?Gurl=/aas/Economics&Uil=cbecker&subpage=profile Professor Edward Tower Member of MA Program Committee, Professor of Economics Specialties: International Trade, Development Economics Full Profile: http://econ.duke.edu/people?Gurl=/aas/Economics&Uil=edward.tower&subpage=profile 编者:傅宁 (Ning Fu), M.A. Candidate in Economics, Department of Economics  … Read More »

杜克访谈之Molecular Genetics and Microbiology

教授简介: Hiroaki Matsunami, PhD,Associate Professor Program: Molecular Genetics & microbiology field of research:molecular mechanisms underlying chemosensation (taste and smell) in mammals. Introductory page: http://mgm.duke.edu/faculty/matsunami/index.htm Homepage: http://www.duke.edu/web/matsunamilab/index.html 编者:康东,Molecular Genetics and Microbiology,PHD   DCSSA: As my first question, you are a Japanese researcher who graduated from Kyoto University, one of the most prestigious researching institutes in Japan.… Read More »

杜克访谈之Molecular Genetics and Microbiology

教授简介: Jörn Coers, PhD,Assistant Professor Program: Molecular Genetics & microbiology field of research:interferon (IFN)-stimulated host defense mechanisms against intracellular bacterial pathogens such asChlamydia trachomatis and Legionella pneumophila. Introductory page: http://mgm.duke.edu/faculty/coers/index.htm   编者:康东,Molecular Genetics and Microbiology, PHD   DCSSA: You have been in the field of bacteria field for a fairly long time. Could you tell… Read More »

杜克访谈之Electrical & Computer Engineering

由于教授希望匿名进行采访,所以不便于提供教授信息。 编者:冼殷,ECE, PHD   Question 1: There are a lot of students applying to Duke ECE PhD program every year, what quality of the applicants do you place the most importance? Is it GPA, research experience or something else? Answer: Very good questions. But I don’t know how to answer the first one. I am… Read More »

杜克访谈之Fuqua商学院

由于教授希望匿名进行采访,所以不便于提供教授信息。 编者:郑浩波,杜克经济系Master     Q1/2: The applicants would like to know how you evaluate them and how you make admission decisions, if you are the only person have that power. Also, they would like to know, from your point of view, how your colleagues would make the decisions differently if they were the decision makers.… Read More »

杜克访谈之生命科学—王小凡教授

教授简介:Xiao-Fan Wang received his graduate training in transcriptional regulation of immunoglobulin genes during B cell development with Dr. Kathryn Calame at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Los Angeles.  He received his Doctorate in 1986 in Biological Chemistry and Molecular Biology.  He then spent five years at Whitehead Institute for Biomedical Research and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Read More »

杜克访谈之社会学系—高柏教授

教授简历:杜克大学社会学系、亚太研究中心教授。198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东语系获得学士学位、198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获得硕士学位,1994年毕业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获得博士学位。高柏教授博士毕业后一直在杜克大学任教,于2000 年获得终身教职任副教授,于2003 年起任正教授。高柏的研究领域为经济社会学,比较政治经济学,比较历史社会学,和国际政治经济学。 他的主要著作包括1997 年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经济意识形态与日本产业政策:1931-1965 年期间的发展主义》(该书荣获1998 年美国大学出版社联合会每两年颁发一次,涵盖人文社会科学各领域的有则广巳日本研究最佳图书奖,中译本由上海人民出版社于2008 年出版),和2001 年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日本的经济悖论:繁荣与停止的制度根源》(中译本由商务印书馆于 2004 年出版)。高柏曾经获得普林斯顿大学 Marion Levy 比较研究奖,以及Woodrow Wilson Fellow。他的研究分别两次受到美国社会科学委员会与日本国际交流基金的赞助。高柏曾经在日本东京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一桥大学经济学系,横滨国立大学国际商学与法学院,东京经济大学,以及德国科隆马克斯-普朗克社会研究所任访问学者,并于 2006 年夏季在东京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担任客座教授,2010 年夏季在日本明治大学政治经济学部担任客座教授。目前,高柏除了在杜克大学任教之外,还担任上海财经大学的特聘教授。高柏近年来把研究的重心由日本转向中国。他为上海人民出版社编辑了一套经济社会学丛书,目前已经出版8 册,主要介绍美国经济社会学里制度学派的文献。高柏目前紧密关注的研究题目都与全球化和中国有关。 编者:盖鹏,杜克亚太研究中心 DCSSA:高老师好,您从93年来到杜克大学社会学系,到目前已经在杜克工作了近20年,作为一名华人教授,您在美国社会学界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能谈谈您当时是怎么走上社会学道路的吗? 高柏教授:我选择社会学有一些偶然性。我是1979年进到北大读本科学日本语言文学的,1983年进入到北京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读硕士,1986年1月毕业后留校任教,半年后我选择了赴美留学。当时来到美国的第一站是UCLA的教育学院,在那里跟随社会学出身的伯顿.克拉克教授研究比较高等教育。后来转到普林斯顿大学读社会学跟我太太有关。当时她正在申请美国东海岸大学的PhD。她看到普林斯顿大学的东亚系要求学生同时会中文和日文,而我正好有这方面的特长,就建议我申请转学。于是我与普林斯顿东亚系联系,告诉他们我想去研究“日本高等教育对明治时期国家建设的作用”。东亚系告诉我他们研究历史只管到明治维新以前,要研究明治以后应该申请社会学系或者历史系,我就申请了社会学系并被录取。普林斯顿毕业后就来到杜克教书,然后就一直这么走过来了。 DCSSA: 我们知道您在文革中下过乡、在工厂里做过技术员,79年考入北大东语系读日语专业,而后又在北大读教育学的硕士学位,您能谈谈这几段经历对您后来从事社会学研究的意义吗? 高柏教授:可能很多人觉得从外语专业到教育学再到社会学跨度很大,但这对经历过文革的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并不稀奇。我71年初中毕业,73年下乡在农场劳动了3年多,然后作为最后一届工农兵学员在哈尔滨机械工业学校学习了一年半,工业学校毕业后又到一个工厂里做了1年技术员。下乡时,正赶上第一次世界石油危机,我被选到哈尔滨知识青年函授大学学习国家政治经济学,后来又在那里当老师,给其他的下乡知识青年讲国际政治经济的形势。我对国际政治经济学的兴趣从那时就开始了。这也影响了我后来对大学专业的选择。 79年高考的时候,我的成绩是黑龙江省文科第一名,这一年高考黑龙江省允许考生在知道考分后重报志愿。我的成绩可以在北大随便挑选专业。当时我过去的老师建议我学国际法。但我想到自己喜欢国际政治经济,而这又需要懂外语,于是便选择了北大的日语专业。 现在回想起来,在北大的经历对我的学术生涯有很大的影响。这些影响体现在国际视野,宏观的研究定位,以及跨学科方法等三个方面。 在本科学外语开阔了我的国际视野,日语专业让我对日本历史及社会政治经济情况有了很多了解,这也为我后来做博士论文《经济意识形态与日本产业政策:1931—1965年的发展主义》打下了良好基础。 通过研究日本,我发现日本在战前受德国的影响极大,而其战后经济发展的战略又与美国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又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由于日本的这些特点,我一直对国际政治经济学和比较政治经济学非常感兴趣。 我对宏观研究感兴趣与硕士期间的经历有关。我的导师汪永铨教授当时是北大的教务长,他与教育部教育研究中心的主任郝克明承担了一个国家6.5社会科学研究重点项目,即高等教育结构与工业化与现代化的关系。当时我们北大高等教育研究所第一批硕士生都是外语出身,除了我研究日本之外,还有研究美国,俄国,法国,和德国的。我在研究日本的高等教育发展史的过程中发现,要想研究高等教育现象,是不可能只从教育内部的观点来看问题的,因为它与政治,经济,以及社会因素之间有太多的联系。从那时起,关注宏观层面的现象就成了我的爱好。 喜欢跨学科的视角也与北大的经历有关。 我在1983年至1986年读硕士期间经常参加北大研究生会未名学社的活动。这是一个跨学科的学生组织,大家以此为平台讨论各种社会科学问题。 当时在北大参加过未名学社活动,现在仍然在国内学术界活跃的人物包括马伯强、李明德,顾昕、阎布克,刘伟,吴国盛,孙永平,钱立等。海外的有美国Temple大学的王培,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孙来祥等人。张炳九与陈坡好像现在在经商,而张来武,李书磊,罗建平等后来从政。 DCSSA:您是从上大学起就立志要做研究吗,有没有考虑过其他的选择? 我一直喜欢研究。 也有过其他选择,在我通过普林斯顿博士生大考(general exam)的80年代末,正是日本经济如日中天的时候,当时有机会去华尔街工作。后来我在去日本做博士论文调查与去华尔街之间选择了前者。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在商界做事的料。现在看来选择学术界是更适合我的。 DCSSA: 很多中国学生对杜克大学社会学系很感兴趣,您能就申请录取方面给大家一些指点吗? 高柏教授:社会学系的录取是由招生委员会决定的,招生委员会的成员并不固定,每年的录取情况也会略有不同。一般来说,外语成绩是个硬指标,被录取学生的GRE成绩最好达到1400分以上,新TOEFL成绩最好在100分以上。当然这并不意味着GRE和TOEFL只要达到以上分数就能被录取。教授们更看重的还是writing samples 和statement of purpose。 Writing  samples是指申请人以前写过或发表过的文章,教授们通过writing samples中体现的理论和分析技巧,驾驭实证材料的能力等各个方面来评估申请人的学术素质以及逻辑思维能力。Statement of purpose主要反映申请人对一个学术领域了解的程度,能够考察申请人在掌握文献的基础上提出有意义的研究问题,与学术前沿接轨的能力。中国学生在英语写作,尤其是在写符合美国社会科学规范的writing samples和statement of purposes有些劣势,但也不是太大的问题。总之,美国大学的录取看的是一个申请人与系里的兴趣是否符合。在这个过程中有一定的主观随意性。录取委员会成员之间的口味会有不同。 DCSSA:对于一个本科生毕业生来说,如果他希望能够进入到您的这个领域攻读PHD,他们最应该培养的能力是什么? 高柏教授:… Read More »

杜克访谈之化学系—刘杰教授

教授简历:刘杰教授,男,1968年生,山东夏津人。1983年考入山东大学化学系,1990年硕士毕业。1991进入哈佛大学化学系攻读博士,导师Charles M. Lieber教授。1996年在莱斯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导师Richard E. Smalley教授。1999年受聘于杜克大学化学系,2004年成为终身教授。截止2011年,在Science, Nature, Advanced Materials, JACS, Nano letter等刊物上发表文章140多篇。 编者:武攀,杜克化学系博士生 采访时间:2011年3月4日 编者:请问如果您是招生委员会的一员,或者您能够直接录取学生,在这么多申请材料中,你会用什么样的准则筛选材料,进行选择呢? 刘杰:研究生院(Graduate School)有一些guideline,比如说托福、GRE、GPA等。这并不是一个刚性的线,是一个指导分数线。但是如果你的申请材料有一项低于这个线的话,假如有400个申请者,其中300个都满足guideline,那么你的录取几率就大大降低了。然后就是要看学生成绩、哪里毕业的。我们考虑最重要的还是学生的科研能力,比如说有没有发表文章等等。在这方面国内硕士毕业的人就有一些优势,因为拥有一些高档次文章,可以证明自己的科研能力。科研能力和GPA、考试的能力不一样,有些人考试很好,所有课程全是A,但是科研动手能力比较差。最后是要看领域,因为要平衡整个系里哪个方向缺学生。比如说,杜克的理论化学很强,可是近些年比较缺学生,所以这些对理论化学感兴趣学生的材料就会被优先考虑。 我们了解申请者科研经历一般通过以下两个途径:一个是发表文章的质量,一个就是推荐信。这里中国学生就有一些不占优势,因为从中国来的推荐信,基本上都是一样的,看不出来谁好谁坏(笑),有些时候,即使在committee都很认真审查的情况下,也很难做出非常正确的决定。Being a committee, we read every single application, try to assign a grade, and then compare。(一个committee里面,大概有四五个教授,对于不同的申请者分别打分,然后每个人给一个平均值,决定录取优先级) 编者:请问你喜欢将要您组里的学生有什么样的素养/知识准备呢? 刘杰:对于希望进入我组的学生,。第一,下定决心要做科学家,不要三心二意;第二,他/她的动手能力和独立思考能力应该很强。如果我能够直接招学生的话,我会和学生的指导老师联系,确定他/她的动手能力、科研能力以及决定力(今后要在科学界的决心),都足够强,才会录取。当然,其实化学系也在讨论增加面试这一过程。   编者:如果学生来到你组里读博士,您会对他/她进行什么样的训练或者培养?以及毕业之后,你希望他们能够做什么工作呢? 刘杰:一般的学生,刚进实验室的时候,不会有自己的想法;要先给他讲一讲将来做什么,这就需要先把现有的实验技术学习好,在学习的同时我会给学生一个项目去做,练一下手。我有一个培养学生的哲学:如果学生能够来到我的办公室,和我说自己有一个很好的想法,并且能够给出证据让我信服,而且还能把这个想法转化为发表的文章。这个时候,他/她就可以毕业了。(笑)有自己的想法,还能够自己完成出来,这就说明他已经可以毕业:走出这个实验室,可以有自己的领域。 编者:这样的话,从您这里毕业的学生、博士后,他们现在都在哪里工作呢? 刘杰:从我这里毕业的人,博士生、博士后一共大概有15名左右,学术界和工程界大概各占一半。 编者:刘老师果然是桃李满天下。其实我一直有一个学术上的问题,相信很多学生都想到过。您的研究领域是纳米科技,尤其是碳纳米管。然而自从碳纳米管从1950年左右被首次发现,进入之后的合成上很多技术的发展,各种电磁学性质的研究,以及进入了和生物等领域的交叉,请问现在这个领域的发展现状是什么样呢? 刘杰: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也很好。以前我在国际会议上,听到过一种说法,是任何一个科研领域的发展都比较符合这样的曲线:          一开始,一个感兴趣的领域被人发现(a点),很多人一拥而上,整个领域如火如荼(b点,比如superconductor,nano-technology, molecular electronic, graphene);然后,所有比较简单的概念、方法、实验都被理解或者完成了,并且出现一些很难克服的问题,于是这个领域科研活力就会下降(c点:比如说碳纳米管在3年以前,是低谷期,很多人都转去做石墨烯了);在向后,大部分困难的问题被解决了(d点),技术趋向于成熟,于是又会有很多人转入这个领域(e点),最终领域发展到其稳定的状态(应用领域)。有些领域,困难的问题克服不了,就成了大家不太感兴趣的方向了。比如说High Tc  superconductor一样,现在科研活力很低。现在的碳纳米管研究基本上到了d点。 编者:碳纳米管领域的瓶颈是什么呢? 刘杰:还是可控性质的合成。合成碳纳米管很简单,但是合成需要性质/形状的碳纳米管是很难的。我们实验室现在就是在尽量解决这些问题。  … Read More »

【访谈】美国学术界关注中国科学道德问题(摘自科学时报)

王小凡老师是杜克大学生物系著名学者,也是我们DCSSA的advisor。最近中国科学时报对王小凡老师进行了一系列的采访,其中包括关于中国学术道德等方面。这些信息应对于我们身在杜克的学生学者们有着重要的帮助和指导意义。 详情请参见:http://dukechina.org/blog/wp-content/uploads/2010/08/Science_Times.pdf 00

“我们希望越来越多的留学生能够回国服务”—中国驻美大使周文重先生专访

近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利坚第八任大使周文重先生访问杜克大学,并发表演讲。演讲之后,周大使接受了DCSSA简短的采访。 DCSSA:周大使您好!欢迎来到杜克大学访问。您是中国驻美第八任大使。我们知道大使的全称是“特命全权大使”,但同时您也经常说,外交工作授权有限,您觉得这里有矛盾吗? 周文重:我觉得没有矛盾。“特命全权大使”是国家的代表。换句话说,在这里工作的外交人员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代表了国家。我们在这里代表国家作 促进中美关系的工作,解决中美关系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我想这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所作的和所说的要能够代表国家利益。所以我经常说,最重要的对于外交官 来说,是了解国内的需要,国内对于很多事情是怎么想,怎么考虑的。所以这并不矛盾。如果有紧急情况的时候,你可以当机立断,但事后还是要及时报告。 DCSSA:超级大国的外交官往往盛气凌人、好为人师,比较弱小国家的外交官往往缩手缩脚、自我孤立,你觉得作为一个好的中国外交官,什么样的素质最为重要? 周文重:我想作为中国的外交官,既要落落大方、彬彬有礼,同时也要坚定地维护国家利益。尤其在事关我们国家利益的时候,要敢于说话,敢于斗争。当然你应该符合外交礼仪。借用周总理的一句话就是:不卑不亢。这也是中国外交官的一项最基本的素质吧。 DCSSA:21世纪是网络信息时代。相比起十年前,人们获取信息更加方便了。有很多时候,国内不需要通过领馆就能获取很多国外的资讯。那么你觉得外交工作面临怎样新的挑战? 周文重:网络的出现的确是极大的便利了人们获取信息的途径。现在很容易就从网上获得很多国外的信息。这些信息能够帮助你对于问题做出判断。但这些信息 本身是否属实,或是否恰当,你要通过自己的思考,并通过其他方面的印证,并不是说网络本身就可以代替你做决定,或者代替你就一个具体问题作出答复。网络是 一个工具,和电视、报纸一样,它的作用是中介。怎么利用网络,我觉得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DCSSA:据美国国际教育学会统计,2006年在美国求学的中国留学生达到六万多人。对于留学生来说,国家将有哪些比较新的吸引人才的举措? 周文重:我们关于留学的政策有三句话,我想你一定很清楚: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改革开放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打开国门,和各个国家进行交流。 鼓励大家学习,凡是对我们经济建设进步有利的,我们都应该学习。留学生到美国来学习,是途径之一。我们希望越来越多的留学生能够学成之后,回国服务。回国 服务也不是唯一的途径,我们还有“为国服务”。他们也是参加祖国建设的途径。 DCSSA:您第一次走出国内是1973年到英国留学,能不能给我们回忆一下当时的感受,有没有经历“culture shock”? 周文重:那个时候和现在差别很大。那还是一个闭关锁国的时代,文化大革命还没有结束。从外交部角度来讲,派人出国学习一直有这样的传统。但是像这样大规模的派留学生到西方国家,这还是不多见的。 现在的留学生到美国来,也会有一些“culture shock”。但也不会太多,因为现在媒体各方面的报告也多了。出国的机会也比以前多了很多。现在这种不适应应该少了很多。 DCSSA:我记得为毛主席担任翻译的唐闻生,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过,第一次准备翻译时,害怕听不懂毛主席的湖南话,紧张得差点没有晕过去。回国后, 您担任国家领导人邓小平等的翻译。有没有遇到类似的情形?为一代伟人翻译他们的思想,使得外宾能够了解,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周文重:小平的四川话还是比较好懂的。他很口语化,说话非常简洁,但是含义深刻。所以我们要用心揣摩他讲话的内涵,这还是比较有难度的。当时还有几位给小平作翻译的同志,我们互相之间就经常聚在一起讨论交流。他的观点和很多说话,我们也经常研讨,力求比较准确地理解。 DCSSA:最后一个问题,您平时都有哪些爱好?作为大使,工作压力一定很大,您是如何缓解自己压力的? 周文重:爱好看书。(笑)我喜欢看各种传记。这和我们的工作也比较接近。如果你和国外这些人物打交道,你必须要对他的身世,各方面情况要了解,这样便于沟通。美国前政要写书也写的很多,一般退下来之后就开始写书。 DCSSA:谢谢周大使接受采访! 00